奇热小说网 www.qiretxt.com,最快更新从战士到将军最新章节!

做总结发言一样。讲述了她自已的看法。

    ‘这事原本就是你们不对再先,你们都多大了,还想搞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哪,我看那车胎就是那人找人扎的,你不说了嘛,之前他就是那地方的痞子,以后这样的人,你也不用招惹他,他早晚会有人收拾他。还有这110的出警问题,市里早就有红头文件指出,对于你们这样的,不得收钱,我看一定是那警察串通黑了你们的钱,这事可以写封信给他们县里纪委,让他们查查,还有对于你们私自进入人家的汽车修理厂的事,不管你们多有理。有什么原因,是人家多收了你们的钱也好,要么就是人家没有把轮胎修理不好也好,你们也不能私闯人家的厂子呀。还顺走了人家的一个汽车轮子,我看有工夫你得回去把轮子给人家送回去,还得给人道个歉,你是军人。和他们不一样,你得对得起自已这身衣服不是。’

    ‘这轮子是刘镖顺来的,我凭啥送回去呀。我不管。’

    ‘那就让他送,你怎么不明白呢,你在靖北当兵,这地方上的事,就不能有一点牵扯到你,要是有人去军里把你告了,你以后还想不想提了,这年头一张四分钱的匿名信,就能毁了你的前程。’

    ‘行了行了,睡了吧,你明天给郭开山送点鸡汤过去呀,我和你说,人家可提了,现在都成上校了!’关建国知道妻子的心思,你把‘上校’两字说得最响,她才能认真去办。

    ‘哎呀吗呀,郭开山这都成上校了,这才几天呀,我看人家就比你强多了,人家知道去a城抱首长们的大腿,不向你,你最快还得二三年才能升上校吧!’郭开山是亲戚,又是和丈夫同一年入伍的老战友,李玉芳的眼睛,从来都是往上看的,她虽然口中这么说,可心里还是很佩服自已的丈夫的,在靖北,一提红军师b团的关建国,可说得上是谁都认识,靖北很小,她能当上这个区妇联的副主席,多一半还是靠丈夫在军中的声望呢。

    关悦在半夜,接到了关建国给他打来的电话,一听郭开山在靖北病了,还说要她想想为丈夫的‘将军坐驾’找寻轮胎之事,关悦就一晚上没睡好,第二天早上,她安排了几天公司里的工作后,叫齐了跟班,拉着新买的‘奥迪轮胎’,就往靖北赶。

    郭开山经过一宿的吊瓶招呼,仍然不见病好,红军师医院上上下下,都觉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对重病,要下狠药,可是没有一个军医敢向当年的刘雪华一样,对病人一视同仁,就当他们还在讨论着怎么给郭开山治疗时,有人突然进来说,‘老队长已经在操场上跑上了。’

    现任的院长协理员一听此话,也就带着一大帮的人,来到了平时不用的大操场,只见郭开山下身穿常服裤子,上身是跨栏背心,正在那一圈一圈地跑着呢,等到郭开山跑到众人跟前时,这院长才说起了话,‘我说郭厂长,你这烧还没退呢,咋就自个出来了呢!’

    郭开山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‘我知道你们想和我说什么,我也是学医的出身,我对病人的看待是,一定要乐观,发烧怕什么,又烧不死人,不信你们回去再给我量量,我都好多了!’

    ‘你就扯吧!’现任的协理员,是之前‘红军师前线医疗队’外科分队的分队长,他和郭开山很熟,递上了毛巾,待郭开山把身上的汗擦完后,又把外衣给他披上了。

    a城通往靖北的高速公路,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修建的,待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基本上已经能做到路路畅通了,这也就给了关悦这支小型车队,迎得了时间,用了近十来个小时的快速推进,关悦他们在次日的凌晨,出现到了红军师医院的停车场前。

    ‘你们几个负责把这车轱辘换了,你们几个抓紧时间去找附近有没有招待所,记住了,不要远的,差不多就行!’身为关悦贴生手,集团公司的财务副总监,命令着一干人等搞定现场,‘将军坐驾’太明显了,一看就知道。

    红军师医院的哨兵,一开始以为这些人是来看望病人,但见有人动‘将军坐驾’,也就打电话叫来了警卫人员,把这几个人都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‘你们干什么,’

    ‘你问你们干什么呢,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车不?’警卫排的排长,带着十几个战士把正在卸汽车轱辘的人都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‘我们当然知道了,这是我们关总丈夫郭哥的车,我们是从a城连夜过来的,就是给这车上轱辘的!’

    ‘关总?哪个关总,她在哪?’

    ‘在那边越野车上休息呢!’

    警卫排长和战士见是在修车,也就没有向关悦那边走去,而是直接跑到了郭开山的房间,把此事跟郭开山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跑步出汗后,美美地睡了一觉,中午又喝到了李玉芳送来的鸡汤,郭开山也就退烧了,听警卫排长说完,他来到窗户跟前,看着楼下的情景,也就说道,‘麻烦你了,还来跑一趟,对,他们是我找来的,你可以回去休息了。’

    ‘老队长,您可别这么说,你这么客气,我哪敢当啊,有事叫我啊。’

    当关悦在车中眯了一会,见到天已大亮时,她这才吃了点手下买来的早餐,上楼来看郭开山了。

    对于红军师医院的大楼,关悦总来,很是熟络,当她走到郭开山的病床时,郭开山睡梦中咬牙切齿的样子,很让她伤心,用手摸了摸郭开山的头,仍旧滚烫,她也就打算去打壶开水,用热毛巾,帮丈夫擦一擦脸。

    ‘哪去!’

    ‘是我,你醒了呀!’

    一听到妻子的声音,郭开山的叫声就更大了,‘哎呀,难受死我了,你咋才来呢!’

    ‘我不是去帮你找车轱辘去了嘛,你当这车是普通轱辘呀,一下子就要了四个,老不好找了!’

    ‘我想喝点稀的,你去帮我整点!’

    ‘好,我的爷爷,有病你最大!’关悦也就放下了水壶,去给郭开山弄吃的去了。(未完待续……)r12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