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热小说网 www.qiretxt.com,最快更新从战士到将军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如果说赌博是种游戏的话,赢的人就是做游戏的高手,如果说‘十赌九骗’的话,那么赢的人就是骗子中的高手,如果说能从骗子手中赢到钱的话,那么赢的人要比骗子还要精明的多,否则你根本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见围着看‘摸球儿’的人越来越多,郭开庆索性把自已的袖子往上卷了卷,他还自言自语的乱说一通。

    “老婆要肉,儿子不要肉,不管是要肉,还是不要肉,就看这一把了。”郭开庆的双眼紧紧闭着,从他的表情上看,他好象在和这些玻璃球儿进行‘交心’,让一个色的球儿,都统统到他的手里来。

    摆摊的男人,很是轻松,他可能是看这种‘阵仗”,看得太多了,这大个子就是个‘二椅子’,不把他的钱,放在我的兜里,就算我白活,他反倒是更加沉稳。

    “摸好了,”郭开庆一手摸了三个球,摆在了摊子上,又摸出了三个,同样也摆上了。

    就当众人都在为他进行紧张时,这一次又是‘中奖一块钱’,大家揪着的心,又放下了,本想看个‘大的’,谁想到太让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给钱。”郭开庆伸手要钱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差不了你的,你接着摸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把一利索。”郭开庆表现的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好,给你。”一块钱放在了郭开庆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来罗啊,一块钱不多也不少。一块钱不少也不多,这把咱们来把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吗了个b的,不说要大的嘛,怎么又是一块钱。”郭开庆又把手伸向了摆摊者。

    众人伸长的脖子,又一次收回了,他们心中都有自已的想法,大多数人是认为郭开庆的钱,会全输在这里,因为这摊子在此地摆了好久了,没有见人赢大钱回去的。不过也有为郭开庆打气的。这小伙子运气很好,并且有胆有识,敢下重注,来博大钱。值得一看。

    就当郭开庆再一次把手伸进袋子时。摊主制止了他。“你先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郭开庆的表情很是诧异,他不知道摊主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里头。”摆摊者很机警的拿过了袋子,用手在里面和拢了几下。还打开袋口朝里看了看,最后又把袋子放到了郭开庆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摸吧。”见里头没有什么不对,摆摊者的笑脸又舒展开了,他认为这次一定是“请交二十”。

    “你看啥呀,点子都让你看没了,要是这把摸“请交二十”,我可不赔啊。”郭开庆的脸色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~”周围的旁观者,都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笑了,都别笑了,再笑输了,你们赔钱啊。”郭开庆转回头,看着笑得最大声者,那人见郭开庆这么凶,也就再也不敢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摸不摸了,你管人家笑不笑呢。”摆摊者好象有股预感,他觉得这小子点子实在太好了,有些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郭开庆的手,又一次伸进了袋子,这一次他翻了好久,围观者的心,又一次提了起来,等了十几秒后,郭开庆只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玻璃球儿。

    “一个拉。”郭开庆不紧不慢地放在了摊上。

    “哎,你能不能快点,你再这么磨叽,不和你玩了呀。”摊主见郭开庆好象是在故意拖时间。

    “马上,马上,你着什么急啊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,又一个,接连摸出来的玻璃球全是红色的,众人数了数,一共是五个了,按照‘摸球规则’,这是二等奖,一百块钱,要是放大十倍的话,那就是一千。

    “你再这么慢的话,咱这把不算啊,你这么整的话,黄瓜菜都凉了。”五个同色的球儿,代表着摊主已经输了大钱,他想让郭开庆赶快‘玩完’,给他一千块钱了事。

    “就这个了,咱们看看哪。”郭开庆最后摸的球儿,仍然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~”,围观的所有人,都鼓起了掌声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哪。”摆摊者走上前去,他想用手来拿球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郭开庆用手抓住了摆摊者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看球啊,你不让我看的话,我怎么能知道你中没中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很清楚了吗,你不许看,要看也得他来看。”郭开庆满脸凶光,他用手指着那个一旁边的‘公证人’,也就是穿有工商衣服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凭啥让他看哪,我就想自已看,不用他看。”摆摊者想‘玩埋汰的’,他用力一扯,想扯开郭开庆的手,可是他没有扯动,手臂仍旧在郭开庆的大手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伙可都看着呢,这小子前几天赢了我妈三百多,今天我一赢球,他就想不认账了,你们给我评评理,有这么做生意的没有?”郭开庆向四周人群“求援”。

    “没有,大伙都看着呢,这小伙赢了,快赔钱,快给人家赔钱。”众人七嘴八舌,让摆摊者很是难堪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摆摊者只好冲着‘公证人’说了话,“大哥,你帮我看看,是不是一个色的。”

    那手拿两捆‘大团结’的公证人,走到摊前,仔细检查了一下,“没错,六个球都是红色的。”

    见‘公证人’发了话,郭开庆也松开了手,他走到自已压钱的石头跟前,掀开石头,把钱揣进了上衣口袋。

    “快赔钱哪。”围观的一个男人,又说了句,郭开庆用嘴向那男人拱了拱,没有说话,冲他一笑。

    摆摊者满脸笑容地走到郭开庆身边,拉了拉他的手臂,小声说道,“我刚才以为你和我闹着玩呢,我这从来就没有玩过这么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和你闹着玩呢。一万块钱,快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弟,我这加一块也就是二千多,钱不够啊,要不你和我回家取去吧。”摆摊者说话的同时,从围观人群的四面八方,好象走过来好几个‘帮手’。

    “钱不够是吧,那个好说啊,”郭开庆笑呵呵地说着,他移动到了工商‘公证人’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那就二千吧。”说是迟。那是快。郭开庆一把夺过了工商手中的两捆‘大团结’,快速揣到了自已的裤子兜里,两侧一边一捆。

    工商‘公证人’没有任何防备,他见钱从自已手里脱手。忙说了句。“咋的。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